[潤翔] 初次拜訪

✾現實向,主JS,回憶SJ

✾原SJ表示這是被弟弟逆了的JS黨(笑)

✾我最愛的黑板時期

✾SJS螢幕陌生人全盛時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是不小心翻到的。

不小心就看了起來。

「嘿——」一個尾音上揚。

打斷了正在觀看錄放帶的松本。

「原來松本君喜歡這個啊。」

—————

上週的節目相葉無意識的一句『翔醬的家跟倉庫一樣亂糟糟』,松本生悶氣鬧了好一會。

「說來說去,自從翔桑搬出來住之後,我就沒去拜訪過呢。」

雖然是沒有鏡頭在拍攝,但好歹Staff都在現場,松本這一發言還是引來不少注意。

「我們拍攝都是不同檔期嘛,上次來我家不是還帶著後輩嗎?Masaki。」

二宮看著修羅場準備開始,暗想著:說來說去,還不是你親親抱抱總不一視同仁,輪到你就唯獨不帶上弟弟,難怪粉絲總認為你們之間有一道玻璃牆。

「翔醬記性變差了唷!不是還有一次嘛?我們自己買酒去你家,還配了我媽給的醬菜呀!」

二宮嘛嘛嘛出聲想幫忙解圍,殊不知松本沉一臉,完全不顧外人,這可不是樂屋或包廂,誤會更大就麻煩了。

「松潤這麼想去嗎?不然我這週六陪你一起去吧!翔醬冰箱也沒酒了吧?」相葉拍拍他的肩。

二宮眼看不對,趕緊封住相葉的熱情攻勢。

「這週六有空呀?我去幫你打掃吧,翔桑。」松本爽朗的開口。

「沒關係……太麻煩你了。」這爽朗的聲音絕對不妙。

「我一直很想幫翔桑減輕負擔的,打掃完晚餐也一起做了吧,說定囉。」松本帶著爽朗的聲音離開攝影棚,還被一旁Staff稱弟弟真暖。

正因為太了解才發覺不妙的兩個人對視,然後一起瞪著茫然的相葉大兔子。

—————

週六的下午。

被櫻井突然出聲調侃,松本一臉彷彿拿著小黃片被抓包的神情,櫻井反而尷尬了,因為不是小黃片啊。

「沒想到好久以前的錄放帶還能看呢……」櫻井蹲下來一同看著。

這影片中還染著金黃色頭髮、打著耳釘和臍環的自己。

「還記得當年有個單元,搶球太厲害都趴到地上了,那時耳釘跟頭髮一起被拉扯到,真不是普通的痛。」

年輕時扮帥的小獅子很拼命,危險指數很高的事照樣去做,明明很怕高卻死撐,好幾年後小倉鼠本性才在螢幕上公然喊怕,還一度被懷疑是人設。

尤其有一次累到換氣過度、牙齦發疼,都強忍著,笑著等到鏡頭移開。

松本回頭,伸手摸摸那有些癒合的耳洞。

「都多少年了,你以為還會痛嗎,傻瓜。」櫻井的壞習慣,沉不住空白,禁不起羞澀的尷尬,一句一句停不下來的嬉玩笑話。

起初只有在zero時才拿下耳釘,自家節目上還是會搭配造型,再之後除了項鍊,基本只戴手錶了。

「你才是傻瓜。」松本眼神深邃,望眼欲穿,搭配這心疼意味的話語,簡直讓櫻井的尷尬程度飆升。

「嘛嘛,當年有一次你和NINO潛水下去開寶箱也很帥喔!你們這麼拼命,作為兄長,怎麼能擅自鬆懈下來。」

松本想起當時自己潛水找寶箱,好幾次忍不住水壓的不適,最後沿著船的甲板圍滿滿的不同隊選手幫他加油打氣,上岸時,環顧四周沒見著櫻井的身影,還有些沮喪。

隨著member的指示,進到室內看見那窩在小螢幕前的身影,才感到安心,櫻井上前一個環抱,然後猛捶他瘦弱的肚子,他還真的吐出了些水。

『你不習慣下水還換氣這麼急!吞了幾口水?』那時的櫻井翔真的是一頭凶猛的小獅子。

知道自己的抗壓性一直都不好,前面二宮的表現太優先,自己很容易為了勝負心而給過大的壓力。

忘了自己回了什麼,大概就是軟軟的甜話,試圖撒嬌安撫小獅子大寫的擔心吧。

和櫻井同隊的選手後來私下和自己提過,當時櫻井和隊友一起窩在室內,他一臉凝重地死盯著小螢幕,直到遊戲結束,才笑著掩飾紅透的眼眶說:『我竟然流淚了!沒想到我這麼在意勝負,這可不能和潤君說啊。』

松本看了那次節目播放,好幾回好幾回,只是想找出那個露出馬腳的櫻井翔。

心疼,心疼你,因為你心疼著我。

—————

「我想念了。」

「哇哇!打擊好大,松本君和我獨處還想到別人。」櫻井一個起身,哇哇笑著吐槽。

松本拉著他的手阻止他起身,繼續盯著影片。

「我想念他。」一隻手輕輕指向畫面上的小獅子。

「事到如今你要那個回不去的青春,尼桑我也給不了唷,抱歉唷。」又是那怪里怪氣的語調,掩飾著不安。

「大丈夫。」他露出壞笑。

「翔君,你耳釘收在哪?」咦,櫻井愣住了。

—————

「啊……痛!」耳洞早已癒合了一部分,又被強行擴張去符合耳釘的大小,被松本這不知節制到力道,櫻井眼角有點濕潤。

「你這麼怕痛,當年還跑去穿洞,果然是M嗎?」和毒舌總是不一致的溫柔舉動,他輕輕撫去櫻井眼角的水份。

「有麻藥好嗎。」盯著鏡子,那存在感又重新回到左耳,透著一些微微的血絲。

絕對是S的啊,雖然不懂自己在爭什麼意思。

當年小獅子那份強烈帶有哥哥保護欲的情感,不顧鏡頭是否在拍,臉上大寫的關心和擔心,當年孩子氣第一可愛第一且稱得上瘦弱的自己,總是手一牽,自己就被拉到哥哥身後而感到甜。

當然還是有數過,他牽起另一個瘦弱的末子組夥伴的手,次數一旦比自己多,他會暗自吃味,但一一計較是沒完的,因為次數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。

現在呢,自己已經比哥哥高了、壯了,什麼時候開始,那哥哥明目張膽的關心收斂起來了,說話也圓滑了,磨去了上下位的語氣,給了足夠的尊重,讓他有時這麼MC一整集,聽下來還真有點距離感,大概和自己不再這麼傻裡傻氣,也有點緣故吧。

松本君,松本桑,還真希望他能別這麼稱呼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

看著松本這不是發呆恍神,就是莫名其妙要拿舊檔來看、還吵著要耳釘。

「潤君,還要打掃嗎?我有點累了。」

「這是什麼不理play,我不玩了,你裡面收好就休息喔。」櫻井喊了他兩聲,他才回神看見那溜走的身影。

左耳還有點刺痛,櫻井覺得今天的氣力已耗盡了,難有心力,看著松本沒回應就當默認了,懶洋洋的橫倒在雙人沙發上。

松本利索的把書房已經搬出來整理一半的東西先做簡單的收拾,才走回客廳,影片中小獅子還在奔跑,但本尊已經癱軟熟睡。

側躺在沙發的曲線很好看,上衣因為兩次翻身而微微掀開,松本原本想確認他私下還會不會戴臍環,結果不小心的搔癢,讓淺眠的哥哥醒了。

「這是偷襲?」沒有起床氣,笑得瞇瞇眼。

「是啊,被你發現了嗎。」

「那你自己玩,我再睡一會。」放任自己恣意玩弄?這回意識絕對還不清楚。

「翔君,你臍環收在哪?」咦,櫻井睜眼。

—————

「潤君,你今天真的超奇怪的啊。」櫻井揉揉雙眼,很聽話的把飾品盒翻出來。

「早知道就趁你睡著的時候去買染髮劑回來,反正你同意我『自己玩』。」松本一臉認真。

「我這麼講了?」一臉果然沒意識。

松本一臉委屈,往前靠近兩步,讓自己的頭可愛地倚靠在溜肩上,可惜哥哥嫌棄這個頭較高的弟弟。

「我才不要頂一頭金髮上zero,這些夠你懷念了,玩一玩收回去,我都可以配合。」將飾品盒塞到對方手中。

櫻井主動撩起上衣,自己盯著肚臍上方的痕跡,笑著說:你看!還在還在。

這距離!這角度!這舉動!太牙白了。

差點沒逼急松本,撩人手法簡直太隨意了,這半天然的傢伙一定不知道他在招惹什麼生物。

松本一個右手順勢摟住他的後腰,站到他背後,假裝要確認痕跡,實際只是吃豆腐而已。

「唔……有點癢,我自己戴吧。」為什麼要從背後,櫻井來不及吐槽。

櫻井自己掀著上衣,任由松本仗著手上的臍環就從後方摸來摸去,但真的很癢,很怕自己叫出奇怪的聲音。

松本沒理他,繼續扮演著情慾上頭的癡漢,還趁亂之中熟練地解開褲頭的鈕扣。

看著始作俑者,總算好好地穿過肚臍上方。

「潤君,你沒天份呢。」調戲還是挑釁。

眼前的櫻井微微喘息的側顏,通紅的耳根,全大寫著色氣,上衣撩了白皙的半身在外頭,褲頭的解扣和拉開一半的拉鍊,被觸摸到好幾個敏感帶而軟癱,只能雙手往前撐在桌上,究竟是被什麼折騰的亂七八糟。

「接下來的事有天份就夠了。」

噓一聲,輕輕吻上那挑釁的側顏,順著把褲頭拉鍊徹底拉開。

—————

我寫的沒頭沒尾,這是懷念當年SJ的自己

多年後弟弟逆了美人翔

我就深陷JS無法自拔(笑)

決定後續把開車補完,2個版本

我要來貫徹CP可逆的主張了(瘋)

Heigo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7 )

© Heigo | Powered by LOFTER